法律服務

杭州互聯網法院來了,這對電子商務有哪些影響?

2017-07-10 17:26:02 mishuchu 55

       繼電子商務網上法庭之后,杭州將要設立互聯網法院了。

       據新華社報道,6月26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三十六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設立杭州互聯網法院的方案》。對于設立杭州互聯網法院的意義,會議強調,“是司法主動適應互聯網發展大趨勢的一項重大制度創新。要按照依法有序、積極穩妥、遵循司法規律、滿足群眾需求的要求,探索涉網案件訴訟規則,完善審理機制,提升審判效能,為維護網絡安全、化解涉網糾紛、促進互聯網和經濟社會深度融合等提供司法保障。”

 

“互聯網+法庭”嘗試

       今年3月,全國政協委員、浙江省杭州市政協副主席趙光育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聊起了他關注的設立互聯網法院的議題:“法院在智慧法院建設中,亟待加快推動網上法庭向互聯網法院審判模式轉變,為全國法院互聯網審判探索可復制、可推廣的經驗。”

       今年全國兩會上,全國政協委員、杭州市副市長謝雙成提交了一份名為《積極推進“無現金社會”建設》的提案,建議以“互聯網+政務”為切入點,讓公共服務,社會保障等深入老百姓生活的場景率先實現“無現金”。

       杭州被稱為“移動支付之城”,有著良好的互聯網創業環境,一直以來在“互聯網+”的探索上先人一步。而這一次,杭州率先嘗試了互聯網領域的司法實踐。

       早在2011年,杭州法院開始積極探索新型網絡空間治理模式。2015年4月,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確定由西湖、濱江、余杭三家基層法院和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作為電子商務網上法庭試點法院。

       這四家法院的分工有所不同:濱江法院負責網上著作權糾紛,西湖法院負責網絡支付糾紛,余杭法院負責網上金融交易糾紛,杭州中院則負責三家基層院的二審工作。

       不難發現,相應的試點都有現實依據:濱江轄區內高新互聯網企業眾多,版權糾紛高發;西湖轄區有最大的第三方支付平臺支付寶;余杭轄區內則有天貓、淘寶電商平臺。

       2015年5月,杭州余杭區人民法院23號法庭,浙江法院電子商務網上法庭第一案正式開庭。案件緣由是買家王甲在天貓網上買了38罐營養品,但他認為這些營養品超范圍、違規使用營養強化劑,要求深圳的一名商家退一賠十。

       開庭時,原被告雙方都在各自電腦前舉證、陳述理由,而證據(包括購物時的旺旺聊天記錄、產品單號等信息)則在開庭前由雙方通過網絡同步到了法院,法官也在電腦前一覽無余。

據承辦這起案件的法官介紹,筆錄在庭審中可以實時顯示到各方當事人電腦,當事人在庭審過程中就可以確認是否有誤,在庭審結束后再對筆錄進行線上確認,這大大節省了庭后核對筆錄的時間。

       2015年8月,浙江法院電子商務網上法庭正式上線,專門審理涉網糾紛案件。截至今年4月,電子商務網上法庭已處理涉網購、網絡支付等糾紛近2萬件,其中兩起典型案例被最高法院采錄為審判指導參考案例,為全國涉網審判提供借鑒。

        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專職委員、電子商務訴訟指導辦公室主任張政曾在接受浙江在線記者采訪時表達他對“互聯網+法庭”的期許:“今后,打官司會像網購一樣方便。” 

 

互聯網法院將有望解決電商訴訟痛點

       此次杭州互聯網法庭的設立,將給電子商務行業帶來的影響毋庸置疑。

       中國電子商務協會政策法律委員會副主任劉春泉告訴《天下網商》,“隨著電子商務的全面發展,互聯網社會逐漸形成,爭議解決和互聯網公共治理適應新技術特點乃是大勢所驅,訴訟、仲裁作為爭議解決的機構肯定是要適應社會發展這樣一個總的大趨勢的。”

       “電子商務活動當中引發的糾紛,例如網購消費者權益糾紛、網絡合同糾紛、網絡不正當競爭、網絡侵權等都是典型的互聯網案件,互聯網法院的成立,會使得對于這些新型案件的處理更加專業化,相應的也會有更多具有代表性的判例出現,這對于整個電子商務行業的規范運營有重大的促進作用。”浙江墾丁律師事務所主任張延來則對《天下網商》坦言。

此外,張延來還認為,杭州互聯網法庭設立之后,部分涉及電子商務訴訟的案件將有機會通過線上解決。

        對于覆蓋了互聯網和物流等多個領域與平臺的電商來說,案件的被告和原告往往相隔千里,打官司常常需要在異地間來回奔波,同時電商訴訟糾紛的證據基本都保留在線上。互聯網法庭將有望解決電子商務訴訟的痛點。

       而從大環境著眼,電子商務正被逐步納入法律規范體系中。無論是電子商務法二審,還是上周宣判的全國首例組織刷單炒信入刑案,可以看到互聯網經濟正朝著有序的方向進步。

       中國電子商務協會政策法律委員會副主任、網規研究中心主任阿拉木斯特別指出,在世界范圍內,杭州互聯網法庭都處于領先地位,“國外對網上糾紛解決機制也有一定探索,但真正能取得較大突破的不多。而我們通過前期的探索,已經走到了世界前列,這點是必須要肯定的”。

       目前,互聯網法庭還處在試點狀態,如果要在全國范圍內推行仍會面臨各種復雜問題。阿拉木斯對此表示樂觀,“我們相信這些問題都是可以逐步解決的”,最重要的是當前互聯網環境規范化發展的大方向。

 

江苏快3app免费版下载 北京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 一 Welcome 心悦辽宁麻将下挂 体彩七星彩 怎么选股票技巧视频教程 五块长沙麻将算法 福彩七乐彩大星走势图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走 河北麻将代理 bg大游娱乐视讯平台 浙江11选5攻略 福建麻将机遥控器 3d组六九码最大遗漏 北京赛车pk10牛牛打法 足球即时比分直播网 16张麻将游戏下载 澳洲幸运8历史记录